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深度

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

長江十年禁漁:影響吃魚嗎、退捕后漁民怎么辦?

2021-02-27 20:05 來源: 光明日報
調整字體

  長江十年禁漁,這些改變與你我相關 

  “長江源遠流長,水面遼闊,它是淡水魚生兒育女、長大成才的好水鄉?!?983年央視拍攝的紀錄片《話說長江》這樣贊美母親河。但近幾十年,受多種人類活動的綜合影響,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急劇惡化,生物完整性指數竟到了最差的“無魚”等級。

  為了挽救長江水生生物多樣性,2021年1月1日,長江干流、大型通江湖泊和重要支流正式開始為期十年的全面禁捕。11.1萬艘漁船、23.1萬漁民退捕上岸,開始了“人退魚進”的歷史轉折。日前發布的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加強水生生物資源養護,推進以長江為重點的漁政執法能力建設,確保十年禁漁令有效落實,做好退捕漁民安置保障工作。而根據黨中央有關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戰略部署,3月1日起,我國首部有關流域保護的專門法律——長江保護法也將正式施行。

  近期,光明日報微博發起“長江十年禁漁你最關心什么”網絡調查。綜合前期調查結果,帶著網友最關心的一些問題,本報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主管部門負責人和志愿者代表。

  禁捕后,我們的餐桌會受影響嗎?

  在淮揚菜館,長江鰣魚是一道名菜,因其鮮嫩的肉質被許多食客視作珍饈美味。

  “現在長江全面禁漁,這道招牌菜是不是就沒了?”不少人對此心生疑慮。

  “這樣的擔心有些多余,因為長江鰣魚已經絕跡快30年了?!敝袊鴿O業協會專家周卓誠解釋,長江鰣魚是一種洄游性魚類,在1975年時捕撈量曾達到1570噸,但20世紀80年代以來其數量迅速下跌,已無法形成魚汛,90年代后再無捕獲記錄,相當于功能性滅絕了。

  那么,一直以來餐廳里賣的是什么?“長江鰣魚是‘長江三鮮’之首,為了維持利潤,商家使用的其實是美洲鰣魚和東南亞云鰣等近親?!敝茏空\說,隨著長江水生生物資源的衰退,這類以假亂真的情況非常普遍。

  長江鰣魚的命運不是個例。據統計,長江流域每年的天然捕撈量已從1954年的42.7萬噸降至近年來的不足10萬噸,哪怕是較為常見的青魚、草魚、鰱魚、鳙魚“四大家魚”,其種苗發生量也已從1965年的1291億尾降至如今的十幾億尾。

  “與長江漁業資源衰退相對,20世紀50年代以來,‘四大家魚’人工繁殖陸續成功,淡水養殖業隨之快速發展,老百姓的餐桌并沒有受到影響?!遍L江十年禁漁首倡科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曹文宣介紹,2016年到2019年間,我國淡水養殖產量都在3000萬噸上下,每年產出約500萬噸草魚、400萬噸鰱魚、近300萬噸鳙魚,為廣大消費者提供了“水煮魚”“剁椒魚頭”等美味佳肴——“我國14億人口年人均消費‘四大家魚’9.4公斤”。

  價廉物美的養殖魚其實離不開野生魚。

  曹文宣介紹,魚塘里人工養殖的魚往往就是那么幾對親魚的后代,長期近親繁殖后基因就會退化,容易生病,因此必須要有野生魚來改善其種質資源,這樣養殖魚才能長得快、長得好?!白尷习傩崭L久地吃魚、吃更好的魚,就必須保護好長江這個天然的種質資源庫?!辈芪男麖娬{。

  “我不吃魚,保護長江魚類跟我有關系嗎?”也有網友抱有這種態度。實際上,保護長江魚類不僅關乎餐桌,也關乎數億人的飲水安全。

  “生物多樣性完整,生態系統的服務功能才能發揮。長江生態系統的服務功能里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凈化水質?!币郧u湖的“以魚治水”發展模式為例,曹文宣解釋說,“湖中的藻類等浮游生物能夠吸收水體中的氮、磷等物質,再人工適當投放一定數量的鰱魚、鳙魚來攝食這些浮游生物,如此一來,進去的時候是三類水,流出來成了一類水?!?/p>

  “我一直向朋友們呼吁,不要再吃野生魚了,讓長江喘一口氣。而且,野生魚會富集自然環境中的一些有毒有害物質,安全性上反而不如養殖魚?!睋碛?00多萬微博粉絲的科普“大V”周卓誠說。

  上岸后,漁民的生計怎么辦? 

  過去幾年,為了推進十年禁漁工作,農業農村部長江流域漁政監督管理辦公室主任馬毅長期奔波在長江沿線。

  “大家可能不知道,我曾是最先反對十年禁漁的人?!瘪R毅笑著告訴記者,2006年,曹文宣院士寫信向原農業部建議十年禁漁后,他第一時間登門拜訪,向曹院士解釋情況、做工作。

  “一是漁民退下來怎么辦?我們現在建檔立卡的漁民是23.1萬人,但當時的漁民人數遠不止這個數字,他們上岸之后的安置很成問題。二是這么大的江面,當時漁政執法機關的力量很薄弱,根本管不住?!蹦菚r候,在馬毅看來,十年禁漁雖然很有必要,但條件還不成熟,人們的觀念也普遍跟不上。

  “黨的十八大以來,長江的生態保護迎來了轉折。隨著許多重要舉措落實落地,實施長江十年禁漁的物質基礎和認識基礎也越來越完備?!瘪R毅感慨道。

  2016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為長江治理開出了治本良方,提出要“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率先在長江流域水生生物保護區實現全面禁捕”;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建立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補償制度”;2019年,長江流域的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退捕;2021年1月1日,十年禁漁終成現實。

  為了保障退捕漁民生計,截至2021年1月31日,禁捕退捕補償補助資金251.67億元已全部落實到位;重點水域已落實轉產轉業129743人(占需轉產轉業基數的99.76%),落實社會保障171626人,退捕漁民社會保障任務全面完成。

  在曹文宣看來,十年禁漁不光是保護魚,也是在幫助漁民改變生產生活方式?!伴L江‘無魚’,形象一點講,就是漁民用合法的大網眼漁網捕不到魚了,只有用‘絕戶網’、‘迷魂陣’、電魚等非法手段才能捕到一點小魚。這樣,長江捕撈業就像走進了‘死胡同’?!?/p>

  宋彬是土生土長的重慶江北區人。十多年來,他一邊捕魚,一邊經營江上的餐飲船。隨著餐飲船越開越多,宋彬感覺長江變了,“江面上不時漂浮著一次性餐具,魚不僅越捕越少,還帶著一股‘柴油’味?!?/p>

  2018年,宋彬響應政府號召,帶頭拆解了餐飲船,靠補償款在岸上不遠處開了一家老宋家魚館。如今,魚館的生意不僅越來越紅火,4名和宋彬一樣的退捕漁民也加入魚館工作,在岸上過起了安穩的好日子。

  長江全面禁漁后,仍有一群漁民選擇留在了江上。

  2021年2月5日,天剛蒙蒙亮,在江西省湖口縣的鄱陽湖水面,伴隨著“突突突”的馬達聲,舒銀安和同事們開始了一天的工作,一邊監測長江江豚的數量,一邊勸阻岸邊使用“四錨鉤”的垂釣者?!斑@種‘四錨鉤’有4道鋒利的鉤尖,不用魚咬餌,直接就能鉤穿大魚身體,對漁業資源的破壞性很大?!笔驺y安告訴記者。

  2017年,在漁船上出生、捕了40多年魚的舒銀安收起漁網,報名參加了剛剛組建的湖口協助巡護隊?!斑@幾十年,眼看著長江鰣魚、河鲀魚都沒了,捕撈上來的魚個頭也越來越小。要是將來魚都沒了,哪里還會有漁民?”

  隨著鄱陽湖里的“迷魂陣”被清理干凈,電魚者受到法律制裁,舒銀安看到了長江可喜的變化?!敖裉焐衔缪沧o20公里,十幾次看到江豚躍出水面,以前它們根本不敢靠岸這么近。中午巡護回來,又看到‘長江江豚被提升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的新聞。太好了,長江的未來一定會更好!”舒銀安興奮極了。

  十年后,長江會重現昔日生機嗎? 

  調查中,也有網友提問:“十年禁漁后長江能恢復到什么程度?”“魚類數量是否會超出自然承載能力?”

  “如果說長江‘病’了的話,那么十年禁漁只能說是對母親河的一次‘搶救’?!辈芪男赋?,十年禁漁只是我們在長江大保護上邁出的一小步,“這不是一勞永逸的,拯救長江水生生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p>

  曹文宣估計,十年休養生息后,長江“四大家魚”的產卵量能回升到200億到300億尾左右,最多達到20世紀60年代30%的水平,而許多瀕危物種的恢復則更為困難。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研究員危起偉介紹,在2017年到2019年的長江漁業資源與環境調查中,他們發現有130種歷史上分布的魚類未能采集到樣本——更嚴峻的是,中華鱘、長江鱘、胭脂魚、川陜哲羅鮭等珍稀魚類都沒有自然繁殖活動發生。

  “長江鰣魚消失得太快,我們都沒能來得及攻克人工繁殖方法;此外,白鱀豚和白鱘也相繼宣告功能性滅絕?!蔽F饌フJ為,十年后長江的生物資源量會有所提升,生態系統的活力會有所復蘇,但有些物種可能將永遠地離開我們。

  “禁漁保障了中華鱘人工放流幼體的成活率,但是由于攔河筑壩等物理性變化,中華鱘無法產卵的問題亟待科研攻關。作為江海洄游魚類,中華鱘大部分時間生活在海洋,而這方面的保護還存在空缺?!比绾尾蛔屩腥A鱘重蹈白鱘覆轍,是危起偉一直在思考的問題——顯然,“光靠禁漁還救不了所有魚”。

  在中華鱘的種群保護仍面臨嚴峻考驗時,長江另一旗艦物種長江江豚則傳來了好消息。

  長江生態保護基金會副秘書長錢正義博士回憶,在中科院水生所讀書期間,他解剖過六七十頭死亡江豚,其中約半數的江豚胃里空空如也,或是身體表現有其他饑餓癥狀,“它們饑腸轆轆,在偌大的長江中竟然找不到魚吃?!?/p>

  隨著近幾年長江禁漁工作的有序推進,長江江豚在鄱陽湖、宜昌、鎮江、南京等江段嬉戲的畫面頻頻登上熱搜?!叭娼麧O降低了非法漁具傷害江豚的風險,它們的食物來源大大增加。相信在未來幾年內,它們的種群數量會得到一定恢復?!卞X正義對此很有信心。

  2017年博士畢業后,錢正義專職投入到長江江豚的保護工作中,加入了長江生態保護基金會?;饡谵r業農村部長江辦的指導下與漁政部門合作,共同創建了協助巡護模式,吸收轉業漁民從事巡查監督工作?!皾O民最熟悉長江,也對長江最有感情。讓他們從‘捕魚達人’成為‘護魚達人’,既可以解決轉產轉業需求,又讓長江江豚有了‘專屬保鏢’?!卞X正義打趣地說。

  傳來好消息的不只有江豚。前不久,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長江水產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在長江宜昌段發現了一尾鳤魚。鳤魚曾是長江流域重要的經濟魚類,由于過度捕撈、江湖阻隔及棲息地生境退化等原因,鳤魚在多個歷史分布區絕跡,先后被湖北、湖南等地列為省級重點保護水生野生動物。

  “鳤魚銷聲匿跡20多年后,在2017年發現一尾,時隔三年的2020年又發現一尾,出現的時間間隔縮短,這標志著鳤魚種群開始逐漸恢復?!蔽F饌ハ嘈?,隨著十年禁漁工作的持續開展,長江常見魚類種群的規模將明顯增大,部分受威脅魚類的種群也將有所恢復。(記者 周夢爽) 

  【編輯:畢婷】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相關閱讀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游青春

三级视频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