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深度

搜索 網站地圖 設置首頁

為什么不直接使用麻醉槍限制野象繼續北上,聽專家怎么說

2021-06-03 16:49 來源: 央視新聞客戶端
調整字體

  沿途相關部門采取多項應對干預措施

  從去年3月開始,400多天的時間里,野象群一路向北,從西雙版納到昆明,走走停停地行進了近500公里。對于野象群的這次遷徙,不少普通人感到好奇,而對當地相關部門包括沿途村民來講,卻可能是需要嚴肅面對的各種擔心,來看他們采取的各項應對和干預措施。

  被大家戲稱為“逛吃團”的野象群,以一副不緊不慢的悠閑姿態,闖入鄉村,進入城市,旁觀者似乎還可以以一種輕松的態度看著這一群龐然大物,而野象群所到之處,卻考驗著當地有關部門的應對能力。

  云南普洱市寧洱縣磨黑鎮江西村村民 曹榮仙:芭蕉樹吃了60多棵了,這個只是估算的了,這半這片還沒有數,那邊那片是吃完了,什么都沒有了。

  今年3月18日,17頭野生亞洲象,出現在普洱市寧洱縣磨黑鎮,破壞了幾戶村民的農作物和房屋。當時,寧洱縣派出了村莊護林員作為野象監測員,對象群行蹤進行監測和預警。之后,象群經過一個月的北上,又來到了玉溪市元江縣。

  這是4月18日晚10點左右,在云南玉溪市元江縣拍到的畫面。這是有監測數據以來,野象群首次進入玉溪地界,這也立刻引起了元江縣委、縣政府的重視,立即組織相關部門對象群進行24小時動態監測,并及時發布相關預警信息。

  云南玉溪市元江縣因遠鎮黨委委員、武裝部長 白者立:我們也積極對接墨江林業工作人員,及時和他們交流,了解象群的一些生活習性,包括他們作為監測人員跟蹤的一些經驗和方法。下一步的話,我們也會繼續跟進做好象群監測跟蹤工作。及時做好象群造成的財產損失的統計工作。

  在玉溪元江縣活動了近一個月, 5月16日,野象群又抵達紅河州石屏縣。這一次,當天下午,由省、州、縣各林草、公安等部門組成專班抵達當地村莊,現場指導監測防控工作,并從西雙版納和普洱調集經驗豐富的野象監測員及無人機監控團隊,對象群進行跟蹤監控。同時,通過設置圍欄等設施對野象進行圍堵,試圖改變野象行進路線,使其回到熱帶雨林中,但效果不佳,野象群每次都能繞過圍欄及障礙,繼續北遷。

  云南省森林消防總隊無人機搜尋小組成員:我們從昨天下午1點到峨山縣城后就一直投入工作,24小時不間斷,我們有三臺無人機,每臺無人機飛半小時左右,循環著一直在監控著象群。

  為了防止象群繼續北遷,造成更大損害,5月29日晚,國家林草局派出5名專家到玉溪市紅塔區安哨指揮部與當地部門共同商討應對象群北遷相關措施。

  目前不建議采用麻醉捕捉等方式

  一個多月的時間,15頭野生亞洲象從南向北行進了幾百公里,肇事四百多起。很多人問,為什么不能直接用麻醉槍射擊這群野象,麻醉后把它們運回去呢?使用麻醉槍會有什么風險?來聽聽北師大張立教授的解讀。

  北京師范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 張立:我覺得目前暫時可以不采用麻醉捕捉的辦法,以前越南也有保護機構搬運亞洲象采用麻醉和遠程運輸的方式,但并未成功,造成大象死亡。

  使用麻醉捕捉耗時耗力,技術要求高

  雖然有專門適用于大象的麻醉劑,但只要使用得當,基本上是沒有傷害的,但是在麻醉的過程中,有許多技術上的細節是要注意的,比如說麻醉的個體要盡量遠離水源,以防麻醉成功后跌入水塘窒息。

  另外,麻醉的時間也要掌握的特別恰當等,因此,麻醉的捕捉是更加耗時耗力,同時在技術上的要求是更高的。

  野生象社會性強,麻醉或將激化人象沖突

  我們都知道,亞洲象是群居的動物,它的社會性非常強,當你捕捉或者麻醉一頭大象的時候,其他象群個體會出于保護的目的,在它的身體周圍防護,可能會對人造成傷害,同時,象群的其他個體看到人類來捕捉、運輸自己象群眾的個體,其他的親屬個體它可能會對人產生不信任或者報復的行為,這實際上也會激化人象沖突,因此,目前我們不建議用麻醉槍捕捉的方式。

 ?。▉碓矗貉胍曅侣効蛻舳耍?/p>

  【編輯:戴容】

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
分享到: 0

文化社會

財經健康

旅游青春

三级视频免费